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之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了兵没上山下乡, 进工厂没开过机床, 聘了干没上领导岗, 平凡人过的挺舒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芳华》观后感(转)  

2017-09-25 23:19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来自彩云之南《《芳华》观后感》

昨天,我有幸提前观看了《芳华》这部我们老兵很期待的电影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原来以为《芳华》是一部战争片,看了以后才知道,其实《芳华》是一部描写上世纪七十~八十年代,部队文艺兵生活的影片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编剧严歌岺,导演冯小刚都是当年的部队文艺兵,剧中的人物身上都有他们当年的影子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这部片子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,严歌岺说,这部剧她写出了他们那时的真实生活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那个年代的文艺兵是部队的宠儿,到处都是鲜花和掌声。但是,这些都是他们用汗水换来的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那年月,部队都要特招一些文艺兵,有些人才是十岁左右的孩子。
他们到了部队以后,成天的生活就是非常刻苦地排练,汗水整天浸湿着他们的衣服,排练中也会意外受伤而导致他们演艺生涯的中止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作为部队的文工团员,经常下部队演出,为兵服务是他们的崇旨。老兵们记忆犹新的是,当年文工团来演出,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大喜事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本人也是那个年代的一名女兵,对于影片中所描写的女兵生活很熟悉。对于女孩子扎堆的地方,那些女孩子们之间争风吃醋,排挤异类,孤立异己的小技俩感到很熟悉和亲切。
图为文工团员们参加军事训练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片子里的军营青春爱情喜闹剧也让我看着很亲切温馨。那是我们青春时代最甜蜜的回忆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当年的我们参加军事训练时也和他们一样,洋相百出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也有枪都拿不稳的苦恼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也有害怕打枪的窘境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也有把子弹打到别人靶子上的体验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影片中的刘峰真是爽朗英俊。
刘峰最让女孩儿动心的是他的善良和乐于助人,在文工团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雷锋啊!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影片中的何小萍真是清纯动人。

何小萍的父亲因受到政治迫害在她六岁时就离开她,到五七干校去接受改造,后来又在五七干校一直到病逝。母亲带着她改嫁,小萍一直感到有一种没有家,寄人篱下的感觉。

小萍到部队以后,又因性格和生活习惯备受女孩们的冷落和孤立。

她很喜欢刘峰,而刘峰爱的却是丁丁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影片中聪慧的才女萧穗子生活中的原型就是编剧严歌苓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影片中写毛主席逝世的这一段让人很震憾。巨大的黑色幕布风卷来盖住了毛主席的巨幅画像,这一幕,迅速把我们带到那个悲痛难忘的时刻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因追求丁丁,被丁丁诬告“耍流氓”,告了领导,他被定性犯了所谓的“生活作风错误”,而被“下放”连队。

那时的部队,对所谓的“作风问题”是忌讳莫深的,处理得也很重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就这样惨淡地离开了文工团。那天,来送他的只有何小萍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真正的爱情在人患难时方能显现。小萍含泪送别刘峰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何小萍认为文工团的一些人整了刘峰,对文工团的一些人产生了怨气和抵触。

当领导叫她演出救场时,她装病拒绝了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领导用“激将法”让她上台演出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但是,何小萍和团体的隔漠让领导对她有了看法,在队前批评了她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何小萍被调出了文工团,去到一所野战医院工作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1979年2月17日,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了。
这是部队在召开战前动员誓师大会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何小萍所在的野战医院参加了战地救护工作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医疗队作战前动员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作战前准备工作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战斗开始了,血肉模糊伤员涌进了医疗救护所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战斗的激烈程度从救护所里的血腥场面就可以看出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战争的惨烈,指战员们不惜流血牺牲保卫祖国的壮举,让何小萍受到巨大震憾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所在的部队也参加了战斗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他们负责用汽车或骡马运输战略物资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已经是副连长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连干部在执行战斗任务时,一定要走在前面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队伍遭到了敌人的阻击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和战友们奋勇反击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用生命保护好战略物资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在枪林弹雨中,刘峰负伤了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带伤继续指挥战斗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阵地上炮火连天,硝烟弥漫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冯导的影片中的战争场面很真实壮观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发现不远处有位战友掉入泥潭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冒着生命危险,顶着密集的敌火力来抢救战友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奋力拉出陷入泥潭的战友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但是已经受伤的刘峰己力不从心。
又来了几位战友,大家合力把战友拉出泥谭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战友得救了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向上级汇报战斗情况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向上级请求救援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和战友们坚守在战场上,守护着战略物资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他说,就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夜间 ,一辆军车拉来一些烧焦的尸体和残肢断臂,场面血腥。何小萍见状受到强烈刺激,忍不住呕吐起来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何小萍在这里遇到了文工团的战友箫穗子。现在的穗子是一名战地记者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小萍托穗子打听刘峰的消息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小萍和十六岁小战士的对话听着让人格外心痛。小战士全身大面积烧伤,双目失明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长期压抑的性格,突如其来的战争创伤,亲眼目睹战土的流血牺牲 ,小萍顶不住了,她精神失常了,住进了精神病院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对越自卫反击战取得了胜利。文工团到各参战部队大唱英雄赞歌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丁丁在唱英雄赞歌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那年月,指战员们的要求也很简单,那就是,当我牺牲了,只要有心爱的姑娘为自己唱上一曲英雄赞歌,就感到很值!很满足了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歌声久久在战场上回荡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活着从战场上回来了,立了战功,当上了战斗英雄,但是却永远没有了一支胳膊,成了一个残疾人。
他到精神病院看望何小萍。看到何小萍这样,他的心好痛!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文工团到医院慰问演出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报幕员报出下一个节目是《沂蒙颂》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文工团表演《沂蒙颂》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小萍听到这熟悉的曲子,看着台上那熟悉的舞姿舞步,那些己经失去的记忆和情感在慢慢地被唤醒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文工团的领导在认真看演出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小萍一个人悄悄地走到了剧场外,一个人跳起了《沂蒙颂》。这用心跳的舞蹈 ,很美!很震憾!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文工团被宣布撤消了,团员们从此各奔东西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在告别宴会上,号手吹奏了一曲《驼铃》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大家含泪唱起了这支歌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看到这里,我想起了我们部队在精简整编时被撤消时的情景,好像哦,那情景在几十年后重现了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战友情是一种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,别看平时闹点小别扭,到真正要分别时,还是千般万般地不舍!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虽然这些文工团员从小就到部队,在军营里吃过很多苦,流过很多汗,但是,真要让他们离开军营,他们还是千般万般地不愿!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这场告别宴会从傍晚一直开到了第二天清晨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这是一段很揪心的场面,可惜我没有拍下来。

伤残军人刘峰为了谋生,做起了运输生意。可是他的车却被联防队员扣了,非要让他交1000元罚金。刘峰据理力争,却被联防队员殴打,把假肢打掉在地上。
刘峰的战友郝淑雯看到了这一幕,愤怒地弯腰捡起了刘峰的假肢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郝淑雯气愤地大声喝道:“你们竟然敢打我们的战斗英雄!不就是几个钱吗,我出!”
看到这里,我心里真难过!现在什么都是金钱至上,崇尚英雄、爱护英雄的风气已荡然无存。
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刘峰和何小萍不约而同地来到烈士陵园祭奠烈士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他们俩谈起了他们的青春往事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他们俩现在才完成了年轻时的一个心愿,那就是,紧紧地依偎在一起,同甘共苦,一同携手走人生路。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他们俩终于走到了一起!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
己经剧终了,观众们还沉浸在对影片的回味中。

我很喜欢这部影片,它把带到了军营,让我回忆起军营里那激情燃烧的战斗岁月。这是一部很精彩成功的军旅青春剧。
但是,如果是像有些媒体吹的那样,把它当作一部战争片,我看有点欠妥。一是因为该影片的战争戏的份量占得不多,二是,该影片的主角是部队文工团员,它主要还是一部描写部队文工团员生活的片子。
我还是很期待能看到描写中越边境作战的战争影片,它的主角是在前线冲锋陷阵、浴血奋战的指战们。


《芳华》观后感 - 来自彩云之南 - 来自彩云之南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