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了兵没上山下乡, 进工厂没开过机床, 聘了干没上领导岗, 平凡人过的挺舒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红梅的军旅故事(六)  

2017-02-17 23:03:59|  分类: 往事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
红梅的军旅故事(六) - 花枝俏 - 寒雪梅中尽,春风柳上归。
 
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老连长

       “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”,部队的流动性很大,新老兵交替也很快,每年都发生很大的人员变化。来到连队一年后,连队分来了新兵,我们就是老兵了,连部的干部也进行了调整,我们的连长提升到一营去当营副教导员,我们的班长也提升为排长了,付班长转为正班长了,还有的老兵退伍了… …

        新来的连长是59年入伍的“老革命”,资历很长,可因文化程度不太高(大概也就是小学文化程度),当了很长时间的连长,都一直没有提升上去,真可谓是一个年龄老、军龄老的老连长。人是一个很正直的人,就是脾气急、性子直,说话也不太讲究方式方法。老连长是南方人,却有着北方人的粗喉咙、大嗓门;他中等个头,长相虽说不像电影中的连长们那样浓眉大眼、那样英武,但他的严厉、他的认真、他的神情都是很军人的。因为资历老,就特别爱在我们面前摆“老资格”。他刚到我们连队的那段时间里,遇我便说:“小师,我当兵的时候,你还没出生呢。”在连队大会上批评战士们时,也总爱撇着他那带有江苏口音、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:“瞧瞧你们,都二十郎朗岁了,连一个战士都当不好!人家林彪当年二十多岁都当上军长啦。我参军入伍时,你们还穿开裆裤呢。”我们大家心里不服气的在下面叽叽咕咕:你都当了快二十年的兵了,不也才混了一个连长嘛。

        新官上任三把火,新来的老连长一到,第一把“火”就先烧到我们女兵宿舍来了:嫌我们的内务卫生太差;说我们不够遵守作息制度,不按时熄灯;还批评我们集合站队时站在后面叽叽喳喳爱说话等等,总之,他一到连队就给我们女兵“约法三章”:不允许任何男兵到我们女兵宿舍;也不让各班战士到我们这边的水池打水;集合站队让我们几个女兵站成一排,站到前面去,防止我们讲话。我们修理连共有三个排九个班,三个班为一个排。站队时都是一个排站一队,三个排长站在前面,共站三队。我们五个女兵分布在四个班里,三个排都有,总不能让我们穿插到各班去,以前我们都是和连部的人员站在队伍的最后面,随意的去站好就行了。可新上任的老连长总嫌我们站在后面爱说话,为了严格管理我们,他就规定我们五个女兵今后集合站队排成一排,站在三排长的后面。他和指导员、副连长三人也都站在第一排,这样我们几个女兵说起话来就很不方便了,最多也只能是前后两人悄悄的说一下,还不敢大声,若被连长听见,就是一顿严厉的训斥。而且这个老连长训起起我们来,从不留情面。我现在想起来也许他真的是处于好心,怕我们有什么“闪失”,所以对我们严格管理。只是管理方式上欠妥当,批评、讲话不够“艺术”,很直,有时还有点粗,常常让我们有些接受不了。他刚来的一段时间里,我们真的特“恨”他。

        而且他批评我们时一开口总是:你们几个女娃子们,如何如何的… …刚开始时,我们特接受不了,经常有女兵被他训哭。我个人倒没有被他单独训过,我也没哭过,只是我们整体被他训过不少次。大家别误会,其实并不是我们不遵守部队纪律,不好好工作挨训,只是“三个女人一台戏”,几个女孩子在一起就爱说话,尤其是在站队、吃饭、熄灯后话就特别多,叽叽喳喳、嘻嘻哈哈个没完,还有就是宿舍里爱乱放、乱挂东西,就为这些事情,我们没少挨老连长的批。不过时间一长,我们也摸透了他的脾气,不过是一个“刀子豆腐嘴心”的人,再加之也被他训疲了,后来我们几个女兵也就变的不再为他的训斥而“伤心落泪”了,变的满不在乎起来。并且是你有“政策”我们有“对策”:再训我们时,我们各个低下头洗耳恭听,装成很虔诚接受批评的样子,可他一转身走掉,我们立刻忍不住哈哈大笑,还互相问着:“嗨,刚才连长都说啥了?”“没听清。”“不知道。”真是一个耳朵听一个耳朵冒,这要是真让连长知道了,还不给气晕啦呀!还有就是要让我们按时熄灯,熄灯后还不准说话,我们总不能睡不着干躺着,我们就想办法用一个大毯子,将窗户捂起来,用牛皮纸将门上面的小天窗糊起来,开着灯到外面一看,果真看不到屋里的灯光,高兴的我们直喊“乌拉、乌拉!”这样我们五个人就可以在熄灯后各干各的事了:桂芬看着她一本又一本的小说;小马编织着她编织不完的缸套:编织一个被战友们要走一个,自己还总是没得用;王玉娥毛衣织的好,永远有着织不完的毛衣:给这个织了又为那个织;韩静玲手很巧,不是绣枕套、就是钩台布,经常搞些新花样;我看我的书、学我的习、写我的日记… …等大家都困的不行了,再关灯睡觉。而且一段时间我们几个女兵也变的比较安静,连长挺得意,还以为是他把我们驯服了,以为是他的“约法三章”起到了效果。这样的好“日子”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,可终于有一天晚上因为我们的疏忽,毯子没有捂严,连长出来查哨时,发现我们宿舍的窗户怎么有一丝灯光?走近一看,发现了秘密,他大发雷霆,把我们的门敲的“咚咚”响,吓的我们赶紧关灯,任凭他在外面乱吼… …到了第二天晚上连队晚点名时,我们一个个乖巧的像“小绵羊”,谁都不敢吱声,静静得等待着“暴风雨”的到来:挨批评那是在所难免。从此,我们再也不敢这样做了。

        老连长不仅严厉,而且传统、保守。七八年改革开放后,很多外国电影开始在部队放映。我记得当时连着有好几周都放映着墨西哥的电影《叶塞尼亚》《玛利亚》《冷酷的心》等片子,其实这些电影都是很经典的名片,但都是反映有关爱情的故事,里面有着不少拥抱、接吻的镜头,甚至有些镜头在当时看上去还有些很“暴露”。因为我们这些人都是在十年文革中成长起来的,十年精神文化的“禁锢”,让大家一时半会还真有点挺难为情,有点接受不了,尤其是我们老连长,真是急坏了他,坐在电影场上他简直就是如坐针毡,恨不得将战士们的眼睛都给蒙上。他没有办法阻止我们看,可又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些镜头,急死他了!电影一放映完,他立马将连队带到一边开始给我们打“预防针”,说到:“这些电影都是反映西方小资产阶级思想的,是不健康的!我们革命战士应该带着批判的眼光去看!绝不能去学习和模仿这些不健康的东西!不能让资产阶级的思想腐蚀了我们!”他说这些话的时候,我们简直都忍不住要笑出声来,心想:不就是一部电影嘛,至于吗?看了这些“暧昧”情景,就能把我们给“腐蚀”了?那我们也太没有“抵抗力”了吧?!

        老连长就是这么一个心直口快、没有什么城府的人。其实,他的严格管理真的是处于一片好心,只是方法有点欠妥当。往往有时好心也未必有好报,关于他的故事还真是不少,他整整带了我们三、四年,因此对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!

红梅的军旅故事(六) - 花枝俏 - 寒雪梅中尽,春风柳上归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老连长在队列训练中进行军姿纠正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