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凉一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了兵没上山下乡, 进工厂没开过机床, 聘了干没上领导岗, 平凡人过的挺舒畅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红梅的军旅故事(一)  

2017-01-19 23:49:04|  分类: 往事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红梅的军旅故事(一) - 花枝俏 - 冬季恋歌
  
前言:临近过年了,不由得又让我想起了七七年那年的春节,我们当兵的日子。今年正好是我们内招兵当兵四十周年,为了纪念,也为怀念那个时期及部队生活,便又把我从前写的《红梅的故事》进行了修改和整编,挑选出部队生活的片段,放在这里和战友们一同分享那“激情的青春岁月”。

     1、入伍经过

         一九七六年,在中国的历史上应该算是动荡、灾难、转机并存的一年,无数个大事件都发生在那一年中。凡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,没有人会忘记:年初,敬爱的周总理去逝,让国人无比悲痛;清明时节,在沉默中爆发的“天安门事件”,震撼着整个中国大地;紧接着是朱德老总的过逝。就在人们还没有从悲痛中缓过劲来时,又传来一个噩耗:我们敬爱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去逝了!如同满天乌云中又闪出一声霹雳的响雷,让中国人民感到天都要塌下来了!可不是吗,唐山大地震,不就是天崩地裂吗?!好在党中央及时粉碎“四人帮”,总算有了一件振奋人心的大事,实现了中国历史上的转机,让中国人民获得了一丝的安慰... ...

        那时我还只是一个十七岁上高中的少女,正应该是一个怀揣梦想的季节,可我对自己的未来是一片茫然。七七年初,我们就快要面临着高中毕业,当时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:上山下乡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;到“广阔天地,大有作为”去。... ...

        放寒假了,爸爸写信叫我随母亲到青海他所在的部队去探亲。他并没告诉我们什么,只是嘱咐母亲一定要带我去。坐了两天的火车,来到爸爸所在的部队,我才知道是这样一回事:在那个动荡无比的年代,我们的父辈——老一代革命军人,为了让自己的子女有一个较为安全的锻炼环境,而采取了各大军种相互内招的举措,把自己的子女送去参军,送到全国人民在当时都最向往的地方——部队去锻炼。免去了一切繁琐的招兵程序,就突然穿上了军装,戴上了领章、帽徽。在爸爸部队,我遇到了儿时的小伙伴、好朋友徐京妹,他爸爸和我爸爸在一个团里。见到我,她也很兴奋。我们穿上军装互相评论着,看谁更像一个军人... ...

        因为事情来的紧急,部队不甘怠慢。虽说已临近春节,但我们没等过年,就在七七年的大年三十早上,我象在梦境中一般,踏上了南下的火车... ...

        这突如其来的好事,让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,我真的说不出自己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。坐在火车上,一想到要去离家很远很远的陌生地方,我的心里也不知为什么,涌出的是一阵阵的酸楚:恋家?还是... ...说不清楚。总之,我在火车开了以后,哭了很长很长时间... ...

     2、新兵生活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 坐了一个星期的火车,先后转站到兰州、成都、遵义等地,最后於1977年2月22日来到湘西一个叫怀化的小县城。

        当我们13个内招兵(4男9女)来到新兵连时,新兵连的训练已经进行了三分之二。四个男兵插到了各班,我们九个女兵被编为新兵连十班(新兵连共三个排,一个排三个班,共九个班)。我们那个排也不归属,就为女兵十班。我们的班长是早我们一年的江苏女兵。10个女兵住在一个大房间,我们女兵是每人一个单独床铺,不像男兵睡的都是大通地铺(女兵总是受照顾的嘛)。10个女兵10个姓:王、李、韩、张、马、董、郭、冯、裴、师。真是各是各的姓,各是各的个性。

        十个女兵中,我最先见到的是小韩和桂芬,可是没有交流;最先认识的是小裴。那是刚到成都指挥部时,大家一起排队去吃饭,我们俩站在一起,她先问我:“你姓什么?”我说:“姓师。老师的师,也是师长的师。”随后我又补充到:“我这个姓比较少见”。不等我问她,她就抢先告诉我:“我姓裴。上面一个非洲的非,下面一个衣服的衣。我这个姓也很少见。”我上下打量着她:一个天真、活泼,还透着几分秀气,说话嗓音像百灵鸟一样好听的女孩。这就是我对小裴最初的印象。等到了怀化后,在新兵连女兵班中,我们大家互报大名、出生年月时,嘿,我们俩结果还是同年、同月就差一天同日出生的,真是有缘。

        认识的第二个女兵是小董。那是在成都指挥部宣布我们的去向之后,我们乘上成都到怀化去的火车,不少同招来的姊妹们在互相告别时,不停的哭泣。我就听到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女兵在说:“哭什么哭?有什么好哭的,又不是生死离别。”我回头问她:“你是一个人?”她说:“是。”又问我:“你也是一个人吧?!我看你没哭。”我说:“对。”火车开动了,接下来的一幕,更叫我对小董的“快人快语”刮目相看:火车上的人较多,有一个四川老乡硬要挤在我们几个女兵坐的地方,小董不让他坐,可他就是不让开。两人开始用四川话争吵。小董的语速极快,那人根本不是小董的对手。他说一句,小董能回他十句,而且小董的四川方言说的特地道,那人招架不住了,只好怏怏不快地站起离开了。小董颇有“胜利”的喜悦。我也打心里开始佩服:嗯,这个女孩真不简单,真是伶牙俐齿!一路上,小董就像一个小山雀,叽叽喳喳个不停,好不热闹。一会给我们讲故事;一会给我们猜谜语。到现在我都忘不了小董给我们猜过的其中的一个谜语:一个“不”出头;两个“不”出头;三个“不”出头;不是不出头,就是“不”出头。她的语速很快,听得我们云里雾里的,好几篇都没听懂是什么意思。谜面都没听明白,就更猜不出谜底了。没治了,最后只有让她直接告诉我们谜底吧。原来是个“森”字。这个爽快、率直、活泼、快人快语的小女兵,就这样深深印在了我的记忆中… …

       军营中突然来了这么些个女兵,营区一下子就热闹起来。每天训练回来,整个营房的楼道里,就像是炸开的油锅——噼里啪啦、叽叽喳喳,吵闹个不停。到处是我们的笑声、歌声、喊闹声。女兵,真是军营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!

       不过,我们也有很多挨批的时候。两件事,让我记忆犹新。一是刚到部队时,一切都是新鲜的、好奇的,而且我们部队居住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。在我们宿舍楼的下面有一条小河,我们休息的时候,就跑到小河边去玩耍。一天我们发现小河里有很多小鱼、小蝌蚪,就用部队发给我们的黄脸盆将它们捞起来,放在宿舍养起来。连长发现后,将我们好一顿训斥,命令我们立即倒掉。还说:“你们已经是军人了,不是小孩子,还玩性这么大。”第二件事,是连长来查内务,看到我们女兵叠的被子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说:“你们的被子就是这样叠的啊?”我们还挺纳闷,觉得我们叠的挺好呀,比在家强多了。连长没说二话,叫来一老兵,给我们示范。当老兵把被子叠好后,我们各个惊讶的大眼瞪小眼:原来被子还可以叠成这样——象一个用刀切出来的豆腐块,有棱有角的。之后,连长就让我们女兵用一整天的时间在宿舍练叠被子,并发话:叠不好,就不准去参加训练… …

       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,新兵训练已接近尾声,最后的科目就是实弹演练。实弹打靶是一个军人最基本、也是最应该掌握的技能。不会用枪,怎能称得上为战士?第一天打靶,先让我们几个高个子去了。我记得有小郭、小马、桂芬、我和班长。那天,我们可以说是凯旋归来,除桂芬眼睛不好,成绩不算数外,我九发子弹打了80环,算优秀;小马打了79环,也不错;小郭也打了70多环,都是良好;班长打了81环,也是优秀。连长挺满意,表扬了我们。因为那天打靶的总体成绩,女兵比男兵好。连长还讽刺男兵说:“瞧瞧,你们还男子汉呢,还不如女孩子,真丢人。”当我们几个自豪地回到训练场地时,其他的女兵们都开始不断地询问我们打靶的体会和要领… …

        打靶训练结束后,最后一项训练是投手榴弹。我们就进行了两天的投弹练习,就开始实弹演练。第一次抽了我们四个女兵去投弹,我记得有小郭、小董、班长,还有我。小郭第一个投的,不算远,但过关了;第二个上场的是我,我那天也不知为什么,特别的紧张:拿起手榴弹,打开后盖,小指套上拉绳环,按照要领做好准备,心却跳个不停,手榴弹在我手中刚一举起,不知怎么就给甩出去了,扔的距离大概离“战壕”不足10米的地方,我还傻愣愣站在那里,只见训练排长一把将我拉进“战壕”压倒,我刚趴下,就听见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因为距离近,爆炸声格外的响,我简直都被吓蒙了,所有的过程都是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完成的。在我还没回过神来呢,就见连长气势汹汹跑过来,大声喊到:“回去!你们女兵全回去!谁也不要再投了!炸死一个谁负的了责任?!”我们在班长的带领下,灰头灰脸地往回走。一路上小董埋怨个不停,嫌怪我的失误,让她没有投成。回到训练场上,女兵们叽叽喳喳问个没完,我却一声不吭。我心里是又难过又后怕。而且至今我都没有搞明白当时是怎样一回事,我还没扔呢,手榴弹怎么就从我手里飞出去了?… …

         新兵连的生活虽然很短暂,但新兵时期的那份单纯,那份真实,那份可爱,很让我怀念… … 

红梅的军旅故事(一) - 花枝俏 - 冬季恋歌
 这就是我们新兵连结束时,女兵十班的合影留念。是不是看上去都还有点傻傻的?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1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